潮汕在线

头条 下次大选对手是谁?外国智库早就帮特朗普

  法国国际关系与战略研究所网站8月29日刊文称,党领导层选择降低选举人制度的重要性,这实际上对桑德斯大大有利。选举规则改变或致2020...

  法国国际关系与战略研究所网站8月29日刊文称,党领导层选择降低选举人制度的重要性,这实际上对桑德斯大大有利。选举规则改变或致2020年特朗普与伯尼·桑德斯对决。

  文章称,人们都记得上届总统选举的党初选时,时任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对超级代表制度发起持续猛烈的反对运动,引起一片哗然。

  要知道,超级代表制度有助于该党领导层保证自己选出的候选人最终不会过多偏离本党的传统路线,在最温和派和最激进派之间不偏不倚,这能够保障最广泛的基础以便赢得选举。桑德斯批评了这种的把戏,许多年轻人支持他及其观点,但这对党权势集团极为不利。

  文章指出,根据最近一份民调,桑德斯的支持率处于领先地位,比特朗普高出12个百分点。自从参加选举以来,桑德斯的个人评价一直非常高。他善于发挥那些触动年轻人的话题,特别是建议大学减免学费——这在美国是个真正的问题,完整接受高等教育经常需要负债累累。他那些反对资本和精英阶层、旨在消除不平等的建议全都获得巨大成功。超级代表制度的不公平强化了年轻人的感受,他们经常为自己的未来担忧,长年累月就不再相信以及政客的“旧处方”。

  文章称,令人惊讶的是,早就不再年轻的桑德斯成为偶像。他的年纪使他得以承诺自己仅谋求一届任期,从而在潜在选民当中具有可信度,这与那些追求个人满足而不断征服权力的人物不同。同样令人惊讶的是,似乎无人注意到今日的桑德斯更老了,也没人建议他干脆置身事外:从明年初开始,他将再次出现在起跑线上。

  文章表示,如果观察一下桑德斯周围的潜在竞争者,首先会惊讶地发现其中大部分人属于高龄:党内年纪最大的似乎都认为他们的机会来了,认为自己就是击败特朗普的真正人选。在这场游戏中,无人怀疑在2016年敢于叫板希拉里的桑德斯已经积累足够的资本让自己的阵营出类拔萃。党领导层选择降低选举人制度的重要性,这实际上对桑德斯大大有利;这次他可以与那些更加温和的候选人,特别是乔·拜登,异军突起。

  文章认为,2020年总统选举前所未有的局面将是两位主要候选人的立场,他们都自诩是决裂的领军者、不满的代言人:特朗普与桑德斯,或者是党涌现的其他候选人,非常肯定他们都将得到各自党内最激进人士的提携。这种形势对于二人来讲都非常危险,因为最温和派会感觉被遗弃:人们看到共和党对特朗普主义的崛起无法接受,党也将难以接受“自由主义者”的崛起。